新兵的內科檢查

我是一個陸軍醫生,在我的工作中最棒的一部份就是替新兵做內科檢查。那使我不放過任何一個觀察和接觸一堆年輕人私處的機會,同時不必擔心會有其它的同事或長官打擾我享受這種樂趣。

今天我被派來檢查一組昨天剛到的新兵。其中有些人有點掛念這個檢查的需要性。他們通常在我辦公室一門之隔的等待室等著輪番進來接受檢查。為了節省時間,在進來我的辦公室之前,他們都已經把內衣等脫掉了。

我剛剛完成K85179的檢查。當他離開辦公室時,門並沒有完全緊閉,讓我一邊作記錄一邊可以聽到他們的談話。我聽到其中有一個傢伙問這個剛剛檢查完畢的到底怎麽回事,他告訴那個傢伙說:『醫生就叫我脫掉我的褲子,然後把他的椅子移過來接近我。醫生捧起我挺得硬硬的老二,退去我的包皮接著開始摩擦我的龜頭。

『我問他這是在做什麽,他說他在確保我的陰莖是幹凈的。在他摩擦我的龜頭時,他又用另一只手撫摸我的兩個肉球。弄得我幾乎快要射出來了。

『然後又叫我轉過身趴下來以便量體溫。他要求盡量把屁股分開來,我也照做。接下來我能感覺到的事就是他用中指在我的屁眼周圍擦了點油脂,當他用力插入溫度計時,我覺得有一點痛。幾分鐘後他就把溫度計拔出來。』

『在我感覺到之前,我射了出來。醫生只是微笑著遞給我一張面紙然後叫我穿上衣服就完成檢查了。我想這樣的檢查還算可以啦!』

『下一個!』我大聲的向我辦公室門外的人喊著。

沒多久,下一個新兵走進來,這個黑發20來歲的傢伙只穿著一條緊身三角褲。他的身體看起來有稍微鍛煉過,是個可愛又具有光滑皮膚的小朋友。他不安的站在我面前,而我則快速的檢視我的記錄。

我看著他大大的綠眼睛問:『你是k85180士兵嗎?』很明顯的他有點害怕接下來的折磨。他害羞的點點頭輕輕應了一聲,從記錄上我註意到他的名字是『Frank,這裡沒什麽好擔心的。』我說,『我只是將為你檢查一下,並不需要太久。』

聽到這話男孩微笑了一下也輕鬆了些,於是我就從頭部開始,檢查他的嘴巴、耳朵、眼睛等等,看起來似乎是個健康的傢伙,沒什麽大問題。我繼續進行一些例行性的詢問,當中他笑了一兩次。接著就要用聽診器聽胸腔了。當我把冰涼的聽診器貼上他溫暖的胸肌時,他輕微的打了個寒顫。這個新兵的肺部很健康,心臟聽起來也沒什麽問題。

最後好戲就要上場。我放下聽診器,讓他站在我面前,然後要他打開他的雙腿並且褪下內褲。每次檢查到這個時候我都會得到不同的反應,Frank似乎了解即將發生的事,十分合作的將內褲滑下到跨部之下。他的老二一下子從緊密的包覆中跳出來,晃動了好一陣子,最後安分的掛在他兩腿之間。他的陰囊緊緊的收縮著包著兩顆肉球,我享受了幾秒這光景,然後把他的內褲褪到膝蓋處。

我看了一下Frank的臉,對於他的私處暴露在我眼前這件事來說,他的表情是有點困窘。我對他報了一個安慰性的微笑,接著開始作我的檢查。我把手放在他的兩腿之間滑動以確定他是否有疝氣(多麽棒的檢查啊!),那使我很難把手自他的身上移開,不過美好的事物還是必須有個完美的句點。

當Frank聽到我說:『等一下,還沒檢查完呢!』的時候,他正準備穿上內褲。他迷惑的望了我一眼,僵直的站在那兒,又把內褲褪回膝蓋處

『我要量你的體溫。』看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顯然他已經很多年沒有量肛溫了。

『沒錯,Frank,要從你的肛門量體溫。』

『從我的屁股裡量?』

『沒錯,那並沒有什麽大不了的,我相信你以前應該有過這種經驗才對。』

我從抗菌盤裡拿起一只溫度計並開始甩動使水銀降到下面,Frank眼睛睜得大大的盯著我手中的溫度計。我轉身從櫃子中取出一條KY,並將之塗滿整只溫度計上,並且告訴他轉過身背對著我彎腰,並將手放在他面前的沙發上。他雖然照我的話做,可是我知道他一點都不高興。我把他的身體再向下壓低一點,也把他的雙腿再打開一點,然後我把手放在他的屁股上並將兩片肉分開來。他嚇了一跳,並對我在他身後探索感到非常的窘迫。我找到了他折皺的屁眼,把溫度計滑進去,他猛然的扭動身體,然後漸漸的接受這根溫度計的入侵。

『就是這樣Frank。』我把溫度計確實插入後並對他說:『表現得不錯嘛,你看,這並沒有什麽大不了不是嗎?你只要讓溫度計待在那兒幾分鐘,就這樣。』

我看到這男孩點了點頭。我馬上把我那已經漲得硬梆梆的『工具』調整成向下伸展並且回到座椅上,做了些記錄,瞥了他一眼問到:『你還好吧Frank?』

『噢,還好』回答得十分平靜。我查看了一下,溫度計的末端剛好露出他的屁眼,他仍然有輕微的顫抖,不過整體而言似乎頗能接受。

我回過頭來繼續寫記錄,突然看到一個我之前沒註意到的記錄:Frank同意成為我做的一個特別實驗的成員之一。(有些新兵同意這個只是希望能夠自疲累的操練中解脫一下。

這幾乎是不能再好的事情了,不知道先前我怎麽沒註意到,Frank即將有個愉快的一天!在此同時我走向他,要把溫度計取出。我感覺到他有點緊張,我抓住溫度計然後自他的屁眼拉出來。Frank站直並聽我讀取溫度計上的數字,當我再次轉身過去時,發現之前我已經檢查過的老二,此時有些輕微的直立,從他的身體向外直直的突刺出去。

『我看你還滿喜歡量肛溫的嘛。』我指了指他那輕微勃起的陰莖。他不好意思的用手遮住。

我安慰著他說:『沒關系,很多像你這樣年紀的人在量肛溫的時候,都會發生這樣的情況的。

『那我可以把褲子穿上了嗎?』

『還不行,還有一些檢查要做,別忘記你同意成為研究的一部份了。』

『比方什麽樣的研究啊?』

『嗯……,』我試著控制我的聲音透露出來的饑渴,『某些數據還要量測一番,同時還要取一些精液樣本。我們先來完成這些數據,然後再取你的精液樣本好了。來吧!』

Frank再次站到我面前,當他走過來時,他的內褲突然滑下來,這下他的內褲已經掉到他的腳踝處了。

我告訴他把內褲脫掉放到一旁,反正等會兒也用不著。我輕輕的把他遮掩老二的手移開,原來他的小老弟已經站起來跟我敬禮了。我從口袋中拿了把尺,同時伸出另一只手用拇指和食指抓住Frank的那根。

『就像你看到的,我們正在做一個有關年輕男孩的成長與發育的研究,其中我們比較在意的是像你這樣20歲左右的性器官發育和活動情形。』

Frank點點頭,看著我溫和的量測他的長度。在我手指間的這根老二在變硬前並不算長,當我停止摩擦他的老二時,我迅速的量到我猜想到的數字:6.25吋長、直徑約1.5吋。同時我也非常仔細的檢查其它部位,他的陰毛長得十分茂盛,並做過割禮;他的陰囊呈現粉紅色澤,而龜頭的部分則是鮮紅色的,割禮的疤痕完美的再龜頭後方半吋的位置。

『好了嗎?』他問。

『好了,』我回答道。

『剛剛好符合你年齡的尺度。』

他微笑著,而我再度抓住他的老二並重新開始摩挲。

『我需要問一些有關你的私人問題,你常打手槍嗎?』

『是的,常常打。』

『嗯,那你有像我現在這樣摩擦你嗎?』

『有時候會,這樣摩擦的時候我覺得蠻爽的。』

現在的他呼吸變得沈重,當我持續這麽摩擦的時候,他的屁股前前後後擺動,偶爾撫摸一下他的肉球更讓他開始嘆息。

『到沙發那邊去躺下來吧,』我告訴他,『這樣你會更容易放鬆自己。』

他照著做了,我再把手放進他的兩腿之間,繼續幫他打手槍。

『你曾經讓任何人對你這麽做嗎?』

『沒有,這是第一次。我覺得有些可笑,這樣做好嗎?』

『噢,Frank,當然很好囉,你表現得不錯,繼續放輕鬆,這樣你的感覺會更好。

此時他已經舒服的躺在沙發裡了。他的雙腿大喇喇的張開,讓我更能自由的遊移在他的私人地帶。他的囊袋變得緊縮,屁股上下起伏的頻率也漸漸增快。我一只手仍繼續照顧他的老二,另一只手則在他大腿內側輕輕撫摸

『你做得真棒。』我告訴他,『就是這樣,繼續享受這感覺,你就會達到高潮。』

『我正盡情的享受呢。』他無力的回答,『噢…這…實在太棒了。』

當我持續對他的『工作』時,他整個身體不斷的顫抖。他的老二在我的手中變得像根木棒,我搓動的速度越來越快,使他的呼吸更加沈重。我發現他已經閉上眼睛,似乎正專註於享受這從未體驗過的全新感受。我再次擡頭看他時,我知道他快要到達高潮了,他的眼睛完全緊閉,嘴唇微微的張開,他的表情顯示他非常的驚嘆,此時他的身體就像一個處男達到高潮般的開始劇烈震撼。一陣輕微的嗚咽,我感到他的老二在我手中跳動了四、五、六次,我繼續溫和的愛撫他,他已經深陷於沙發中了。

『好傢伙,Frank,做得好!你覺得怎樣?』

『嗯…棒極了!我從不知道讓別人幫我打手槍是這麽棒的事情。

他微笑著並向下看了他自己一眼,現在他的老二是半直立的,囊袋輕微的鬆懈下來。我移開我的手讓他自己摩擦自己。

『我希望你了解,這是研究的一部分,你提供給我許多有用的信息。』

『我不知道這會是這麽棒,一開始我還很害怕呢,但是我很喜歡這樣子。』

『你知道這些都是秘密進行的,你絕對不可以跟任何其它的新兵談論,知道嗎?』:

『那你還會需要我嗎?』

『只有在你想幫助我做研究的時候,我們還有其它的試驗可以試試看喔!』

『類似剛剛做的那種嗎?』

『還有其它的方法可以拿到精液的樣本,如果你想享受不一樣的經驗,我們當然可以試試看不同的方法。』

『我很樂意試試看,只要沒什麽傷害。』

『既然這是你第一次讓別人替你打槍,你認為如果換成你幫別人打槍會怎麽樣。

『意思是說我可要幫別的新兵打槍?』

『不不不,別忘了這都是秘密的進行,我的意思是要你替我打手槍。』

『沒問題,只要讓我知道何時,和我該做些什麽就好了。』

『嗯,Frank,我會再通知你。我確信你的上司會知道你是如此樂於跟我合作。』

接下來的幾周,我一共檢查了五十個新兵,其中五個同意幫我做研究,現在我得好好挑個有助於我下一個試驗的傢伙。我看了一下我的記錄,這五個新兵通通都領受過跟Frank一樣的檢查,不過只有Frank的性經驗最少,也比較合作。既然Frank是唯一受過割禮的傢伙,也因為下個試驗我打算用口交取得精液樣本,所以Frank當然是最佳人選。我寫了個紙條告訴他在隔天晚上到我辦公室來報到,Frank穿著便服準時的來了。一陣寒喧之後,我讓他放鬆,並詢問他是否仍願意繼續參加測試,他的回答毫不掩飾他聲音裡的渴望。

『脫掉你的衣服躺到沙發上。』我說。他把皮帶解開,讓長褲滑落到地上,呈現了他完美的雙腿和緊繃的內褲。他踢開長褲,把手指伸進內褲鬆開褲頭,讓內褲也滑落到地上,他的老二就如意料中的彈跳出來。脫掉上衣後他就完全的解放了,他爬上沙發並躺好,看起來十分輕鬆的樣子。我伸出雙手開始摸索他赤裸的胸膛,慢慢移動到乳頭,感覺他的乳頭變得相當尖挺,接著經過小腹來到我渴望的私人地帶。

『你打過手槍了嗎?還是儲存起來了?』我問。

『我存起來了。』

『很好,』我說。

『那我就要開始取一些樣本了。這次你或許會比較快達到高潮,我將用一個不同的方法來進行,結束的時候我要你敘述你自己的感覺。快射出來之前要告訴我,以便我能采樣。現在放鬆並張開你的雙腿。』

他往後陷入,完全的放鬆,但呼吸有些沈重。我把身體向前傾,用舌頭舔舐他的龜頭邊緣,我想在進行下去之前看看他對我這樣做的反應。他似乎沒什麽反感,唯一的反應就是腿張得更開、屁股也更縮緊了。他堅硬的老二現在已完全在我手中,我另一只手滑移到他的肉球並輕輕的將他們托起,然後開始一次舔一丸直到我把這兩粒肉圓同時塞進我口中。我緩慢的、間斷著舔著他們。

在對他的肉球做了些測試後,他開始發出無意義的呻吟,我決定開始生吞他的老二。我把舌頭對著他平常抓住老二的地方,也就是老二的根部,開始由下沿著他老二的青筋往上舔去,這麽一來就變得更堅硬了。我和他一起沈醉在不同的樂趣中,因此我想看看當我的舌頭對著他的龜頭邊緣不住的轉圈圈時,這傢伙會有什麽反應。

他的反應果然是把他的屁股用力刺向我的口中,我註意到他的尖端開始流出一些透明清澈的分泌物,沿著他的老二上下盡情舔舐真是個令人愉悅的感受。接著進攻他那已經泛濫的龜頭,我用雙唇緊緊的夾住他的老二,進行規律的活塞運動。不用多久,他就已經接近爆發的邊緣了,過一會兒他開始發抖並發出陣陣出神的嗚咽。

『我快射了!』Frank吼叫著。

我抓住他的老二並繼續搓著直到他射在我早就準備好的容器裡,當然這只是要讓他相信這真的是個試驗。我把容器舉起來給他看,他很愉快的看著我搜集的成果。他起身來坐在沙發上,同時我問他一些問題。”

『當我先用手握住你的老二時,你有什麽感覺?』

『感覺有點癢,想撥開你的手。』

『然後呢?』

『當你開始摩擦時,感覺就不同了。』

『有什麽不同?』

『開始覺得很不錯』

『你能敘述你所謂的”不錯”嗎?』

『我開始覺得老二變得溫暖,而且感覺有些激動。』

『那樣的感覺在我愛撫你後有沒有變得更強烈?』

『有!』

『你想要我停下來嗎?』

『不!』

『當我把你的老二含住時,那又有什麽感覺?』

『那感覺很可怕,我想要更多,但是行動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然後呢?』

『我就開始射了。』

『講詳細一點吧。』

『在我的球下方有種很怪異但很舒適的感覺,我的精液開始上升,慢慢的移動,突然間就加速射出了。我幾乎不能控制或制止自己,就這麽射進你拿的杯子中。噢!這感覺真棒!』

『現在你覺得怎樣?』

『非常輕鬆呢!』

我再檢查了一下我的記錄,然後說:『你對這個試驗有什麽感覺?』

『我認為這試驗讓我獲益匪淺。教了我很多有關我以前從不知道的愉悅,我真的想繼續下去,我認為我還有很多要學呢。』

『嗯,那今天晚上就這樣了。你真的幫了我很大的忙呢!』

我提醒他:『別打槍,我們將隨時需要你。』

為了幫助他便得更有自信,之後我建議他用自己的話把下次的試驗寫下來,下面就是Frank敘述如何獲得了更棒的自信心。

~~~~Frank的敘述:

下次試驗就在幾個晚上之後,我到他的辦公室報到,說真的,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得到召喚呢!醫生如朋友般的親切問候我。

『今天我們將做一個精液體積的對照比較,』他說,『我會讓你描述我的精液。』他一邊說著一邊脫掉他的衣服,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起初我還有點不太好意思,但是他的裸露馬上讓我放輕鬆。我出神的看著他的裸體,皮膚非常光滑,他有一雙非常結實削瘦的雙腿。然後他爬上沙發,他那一根雄偉的豎直著,兩顆肉球在下面不斷的晃動。雖然我有看過其它新兵的老二,但從未讓我對他們的身體有這麽多的遐想。我熱切的盯著醫生,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我也變硬起來了。

『如果你也脫光的話,你會覺得更舒服的。』他說。因此我馬上脫掉我所有衣物。

『從那個罐子裡弄些潤滑劑出來,然後塗在我的老二上。』

他也對我的老二做同樣的事。我把他的老二和肉球塗滿潤滑劑,同時享受著撫弄他溫暖的老二所帶來的快感,最後把他龜頭的邊緣和頂端的小孔也塗滿了。然後開始用兩只手指輕輕的撫摸他的頂端邊緣,另一只手則撫弄他的兩顆肉球。

『你做得真棒…』他嗚咽著,『你可以快一點,這樣不用太久我就會射出來的。』

不知道是什麽驅使我,我的一只手仍放在他的球上,另一只手則下滑到他的屁眼附近。他不斷的扭動、嗚咽,並擺動他的屁股。『我要射了!快拿杯子來!』

我拿了杯子及時接住他那像泵哺般持續的噴出,看著醫生這樣的表現不禁令我興奮。告一段落後他向後仰躺著休息。

『還早呢。』他說。

『我們還有時間測驗射出的頻率。像你這樣年紀的傢伙應該可以每個小時左右就來一次。』

『聽起來對我好像不錯。』

『那讓我們穿上衣服休息一下吧。』

經過約半小時的閑聊後,他問道:『Frank,你覺得互相打手槍怎樣?

『我認為那似乎值得一試。』

『我也是這麽認為,這就是接下來要做的。你還記得我第一次對你做檢查時所做的嗎?』

『當然記得啊!那時我很不好意思,但現在一點都不會了。』

『我要你假裝是個醫生來一次,你必須脫掉你的長褲,對你來說應該是公平的。』

現在我們只穿了條內褲,面對面站著。我的手移到他Y字型內褲的前端,鬆開讓內褲滑落到膝蓋,釋放他那仍然柔軟的老二。

『很好,然後我怎麽做的?』

我伸手向前包住他的肉球,溫和的擠壓他們。醫生發出一聲驚嘆,而他的老二和肉球輕微的抽動了一下,同時他的老二也變得大些了。另一只手伸向他老二的頂端給他來個輕柔的擠壓,他的老二漸漸變得堅硬,並直直的豎起來。

『這就是你對我做的。』當我緩慢的用手摸遍他的每一處時我這麽說。

『Frank,你的記憶力不錯嘛!』當他這麽回答的時候,他也伸向我把我的內褲褪到腳踝處,然後輕壓我的肉球。他的另一只手在我的老二不住的上下遊移。

當他溫柔的用一只手指以畫圈圈的方式按摩我的龜頭,偶爾掠過下面的青筋時,我感受到一股快意自腰部升起,就如同我之前經歷過的。有點像快要爆開,我的肉球有些痛,但那感覺不是痛苦而是有些瘋狂。一陣快感之後,我發現需要再次握住他的肉球才行,不過這回我想稍微用力一點擠壓他們,但又怕這會傷到醫生,也許會讓他停止對我的愛撫。

醫生更貼近我了,我們的身體幾乎就要粘在一起。我開始對著他的老二有樣學樣的做,現在很明顯的彼此都很享受這樣的樂趣,誰也不想停止。我們一點都不需要言語的表達就能深深的了解在我們之間已經達到一個至高無上的極樂世界。因此我們更加努力著進行,不過仍維持著同樣的輕柔。沒想到這時候我感覺我的身體深處就要開始爆發了。

我知道將會發生什麽事,就更盡力的對他搓弄,他的回應則是噴出一大堆白色的液體在我的腹部,這時我再也忍不住,對著醫生射出一道快樂的標誌。之後醫生從櫃子裡拿出毛巾把我們倆都擦拭幹凈。我們就這麽站著看著彼此的老二,此時柔軟又無力,似乎已經在剛剛的激烈之中噴射殆盡。

我的下一個試驗並沒有一下子就來,當我收到通知時,仍一如往常的到他辦公室報到。

『你以前曾有用陰莖交際過嗎?』

『沒有。』我回答。

『我們到另一間房間去吧。』

另一間房間是一間牙醫的手術房,醫生教我怎樣使用腳踏板。他跪在座椅上,我則用踏板升起他的裸體,直到他的屁股剛好等於我的老二高度。我從他的臉頰開始向下撫摸到他的折皺肉縫,然後溫和的用一根潤滑過的手指插入他那屁眼,如同他之間對我做檢查的那樣。

『現在塗一些潤滑劑到你的老二上。』他說。

這將是我生平第一次幹男人,我以前總是跟女孩子做這種事。我把我的老二塗滿潤滑劑,雖然我將要插進一個男人體內,不過我還是很興奮。

我緩緩的插入,然後開始前後運動。突然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我一次次用力的頂撞他,像只不能控制自己的公狗在狠狠的操翻母狗般的,不斷的加深力道。我的喘息變得快速,然後就開始大量射出,我仍未停止我的搗弄直到我全部射進醫生體內為止。我休息了大約一小時吧,醫生說他想檢查我的肛門並認為我已經做好性交的準備了。

『你的意思是說換我被幹囉?』

我爬上座椅後,醫生就慢慢地把他那已經潤滑過的老二推進我的屁眼裡。很痛,不過他不時的停下來好讓我漸漸適應。我的肛門從來沒有擴張得如此寬大,我覺得有點想射精或小便或兩者都有。然後他的沖程開始增加,我就不斷的遭到猛烈的撞擊,一次比一次更來勁。他的肉球也不斷的拍打我的屁股,他就像我剛剛一樣已經失去控制了。我緊抓著座椅的邊緣深怕因此不穩而掉
他把我拉起來讓背部貼著他,然後緊緊的抱著我,向我體內的深處用力射出精液。在我們都穿好衣服後,醫生告訴我研究至此就全部結束了,我必須承認我很失望。

他似乎看出來我的失望,因為他說:『當然如果你還想再重復任何試驗的話,我們還是可以進行的,就看你的決定』

~~~~在我電腦裡的註記:

為了不讓其它人發現我明顯的迷戀Frank,我把另外四個誌願接受測試的新兵也找來做試驗,不過對他們僅止於普通的檢查和測試!